1. <form id='RJZ3An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RJZ3An'><sup id='RJZ3An'><div id='RJZ3An'><bdo id='RJZ3An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文学吧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心雅首页 >散文 >情感散文 > 【独家首发】

            人间四月槐花香

           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:[ ] 时间:2018年04月19日 10:50 来源:文学吧网 投稿 作者:竹林听风 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
            四月已近中旬。

              “芳菲尽”?

              可刚刚看到朋友圈里处处分明晒出的槐花白白嫩嫩,花瓣还未开的略带着些淡淡的绿色,像极了娇羞的少女,半遮着脸颊含情远眺;已打开的则白的晶莹剔透,像是姑娘们双手提起撑开的白裙,叽叽喳喳含挂满枝头迎风起舞。

              上次回老家看母亲时,她说起脚跟疼痛多日,我已买好有药酒,正好送回去。而那半道上的一处,就有一小片槐林。

              好吧,说走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疾驰在百里画廊渭河的河堤路上,举目侧看,见微风拂过的平阳湖水光潋滟,金灿灿的霞光在泛着阵阵清波的湖面晃动,而绿叶连天的千亩荷塘中,白色的水鸟在宽阔的荷叶上空扑展着翅膀,白的鸟,绿的波,又是另一番碧波荡漾的情景,就连路旁,各种的花木被雨水洗过之后,新鲜的嫩叶也望着游人微笑,扑面而来的全是浓浓的春色。

              半小时后,已接近小槐林,那是一处渭河河畔废弃已久的沙石厂西侧,地方不大,槐树也只有约五六十株,树下即是掏沙后丢弃的乱石岗。各式样的石头胡乱堆积,已长满有许多野草和杂木。槐树的幼苗多年前应该就是从这乱石丛中玩强地探出头来。

              兴冲冲来到树前,仰头看时,登时却就傻了眼。那些槐树极高,低处的因为多年被人们所攀折,已没了枝桠。高处,槐花开的正浓,枝叶间花絮串串,白玉般相拥着,恰如一大片素锦。阵阵的清香入口鼻,沁腑肺,惹人眼馋。阳光斑斑点点的洒落其间,群蜂也嗡嗡欢叫着来回穿梭。

              而眼睁睁看着槐花灿烂地绽放在枝头羞笑,我们却无可奈何。无可奈何,看来能做的只有悻悻然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这当儿,乍听得一阵说笑声传过。只见四个提着蓝子的农妇直朝这边走来,其中一个肩上扛着长长的竹竿,竹竿的顶头绑着铁钩。

              这,让我们无奈的心底微微泛起了一圈清波,我思忖着,要不要向她们借那竹竿?她们又肯借与我吗?人家也是来钩槐花的,借与我,岂非有侵犯了她们资源的嫌疑?若不给借,这张老大不小的脸面该放何处去?

              踯躇着,羞涩着,彷徨着,待她们已经走到跟前了却还未想出法子来,那农妇中的一位已向我们打起了招呼:“你们也来折槐花?空手怎么会折得到?”,我徘徊的思想赶紧集中起来:“是啊,空手来的,没想到这槐花会长到那么高!”

              她们抬头看了看,口里说着这些个槐树就是长得高,槐花都长到顶上去了,怕是不好采摘呢,就一边撑起了竹竿到槐树的顶端。

              槐树因为高,竹竿高高伸出时,手就只能抓住竿子的底端,而这样操作时,长长的竿子在空中晃动着,已然不能很好的发力,试了几次,零星的钩下几枝槐花后,其它的三个农妇齐劝道:“不好钩,太费劲了,我们去别处找低些的吧”。拿竹竿的那位却说:“他们城里不易见到槐花,既来了,又没有长杆子,在这采不到怕就只能空手而回,你们先去找吧,他是男的,有劲,让他再试,我等等”

              我赶紧接过竹竿,感激地说:“我来钩,钩下来,你们都采摘”,但那三位觉得就算是我这个男的,那么高的槐花钩下来的希望也不大,就走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奋力的钩着,一会儿跑到乱石岗的西侧去找可以够得到的低枝,却并不多;一会儿又跑到乱石岗的顶上,踩着大石块期望够到更多。

              几番努力下来,地面上却也只有十几个短小的带花枝条,成效并不大。况且长久的仰着头,高举着双手捉竹竿,早已累得满头大汗,我有些沮丧,慢慢到了灰心。

              留下的那农妇见此情景,就对我说:“不妨你用钩子钩住那大的枝桠拉下来,我在下面帮你拖住,这样,并不折断它,还可以采到槐花来”,我一听,对呀,这是个好办法,对槐树也没太大伤害。于是,选好一树花开繁密的大枝桠,我开始用钩子钩住它的梢头往下拉,那农妇站在下面看着,等到她够的着的时候,就赶紧抓住,她又怕弄坏了槐树的枝条,就尽可能往高处站,尽管她年龄已大,站在石块上很不稳当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来换你拉住树杆,你和我家里的都赶快各自给自己摘吧”,说罢,我放下竹竿拉住那槐树的枝桠换下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她们采摘着,雪白的槐花从枝条上纷纷飞落到手中。我试了试,拉住那枝桠并不需要费太大的劲,于是就腾出一只手来也开始采摘,这时的我卑鄙自私的心理已升腾起来,我们两人采摘,会比她一个人要多出很多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占了很大的便宜。

              那农妇不慌不忙采摘着,黑白相间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在脑后,大太阳下,汗水顺着她干燥的满是褶皱的黑红的脸滑下来。其实,她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,但常年在风吹日晒的田地里劳作,使她看上去明显地苍老了许多。

              我一下子想起了母亲,我的母亲也是做了一辈子的农妇,辛苦一生,劳作一生,尽管处在社会的底层,却从来没因为命运的不公而抱怨,她努力,她奋斗,为了生存,为了儿女,为了家庭,她一生尝尽了酸甜苦辣,但她朴实、玩强、乐观的活着,就像这一株株槐树,虽出生在荊棘之地乱石岗中,也依然素花如锦。现在家境好了许多,但多年的积习让她七八十岁了还不肯歇息,总是要干些自己可以做的事。这位老大姐,还有那千千万万个和她一样的常年累月耕作在田间、灶头的农妇不也和母亲一样吗?突然间,我为自己那自私的心理羞愧难当,用着人家的工具,心里却还想的是占人家的便宜。我们这些所谓吃皇粮的小市民有多少都与我一样?!

              因为那竹竿上端绑着的铁钩不久后就松动而不好再操作,最终我们各自采到的槐花并不是很多。但于我,已经心满意足,本来,空手而来是不可能有收获的,更何况,我们在这儿耗了这么久,她的伙伴早已不见去向。

              那农妇在收好竹竿之前,突然把她采到的槐花全部倒给了我们,我连连说,这怎么可以,你一上午全白忙乎了。她却嘿嘿笑着:“我们庄稼人,采槐花比你们方便,打一开始,我就是帮你们采的呢。”说完,她提起自己的空蓝子,扛着竹竿就转身走开,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远去她的背影,我诧异的也一句话说不出来,只是,我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通红。

              抬头再看,那乱石岗上槐树顶端洁白的槐花,既无忸怩之态,也无人工雕琢。不似桃花粉得妖艳,也不似杏花白得轻薄,又不似荷花孤芳自赏,更不似花盆里的兰菊,见不得烈日风雨。槐花似乎天生就属于乡村,一点都不娇贵,质朴得就像世代与土地打交道的农民。

              “四月芳菲并未尽,尚有槐花迎风开”,不是吗?

            (终审编辑:鱼儿姑娘Forever) 本文首发文学吧网:/wen/31158.html


           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文学吧网!免费阅读文学吧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。

            点击下载: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

           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,请下载该word文档,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,您的每一份传播,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.




          • 上一篇:先生       下一篇:一个基督徒的灵修日记【2018年3月30号】
          • 发表评论
           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?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!
            用户名:
            作者资料
            竹林听风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:6 作者金币:0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8-04-19 09:04 最后登录:2018-04-23 11:04
           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
            • 故乡的马路

              故乡有一条马路,从桃花山北麓的赤墩里一直往北,延伸到藕塘镇的南街头。这条马路宽约...

            • 有个女孩叫海星

              当初,你出现在铅山县计生委厕所里的一只粪桶里时,并没有谁去注意你,大家都以为你只...

            • 时间煮雨、心花盛开

              季节敲打着时光的节拍,时光携手了岁月的行程。流年总在执着岁月的手,试图做些许的牵...

            • 远去的背影

              斗转星移,岁月匆匆,不知不觉已牙齿摇落、银霜满头。在享受天伦之乐、感概岁月无情、...

            • 雨后清晨

              篇一:雨后清晨 只要留意,生活中总有些让人心情疏朗、清新愉悦的境况出现:比如碰到...

            • 那山那水那曾经的家

              那山那水那曾经的家 后寨,处于晋豫交界处一个小山谷里,如果你在地图上找,肯定是找...

            • 爷爷的眼睛

              爷爷本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可后来瞎了一只。瞎眼非得病所致,而是故意弄瞎的。提起爷爷...

            • 山村记忆

              风雨的尘念里,有一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笺,叠了又叠,从不缄封,在心的素笺上,摇曳生花,在...

            • 父亲的承诺

              父亲离去已有二十多年了,但让我至今仍不能忘怀的是在我五六岁时,他给我的一个承诺。...

            • 无关风月,草木枯荣(原创)

              佛曰: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。在禅意的角落里,人们能够忘记生活的喧嚣,在静谧中诗...